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E水生活 >刘丽晶乐当广播人12年踏出舒适圈出国留学体验

刘丽晶乐当广播人12年踏出舒适圈出国留学体验

分类:E水生活 作者:
刘丽晶乐当广播人12年踏出舒适圈出国留学体验刘丽晶乐当广播人12年踏出舒适圈出国留学体验刘丽晶乐当广播人12年踏出舒适圈出国留学体验刘丽晶乐当广播人12年踏出舒适圈出国留学体验

刘丽晶常给人一种大姐大的感觉,性格开朗,待人亲切,常被当地人称为“阿晶”。一头浅褐色短髮,微胖的身材,声音细緻且微带磁性。即便今年已经30岁,但她那把声音仍然像极了少女,让人有初恋的感觉。

第一次跟她碰面是在她工作的国营电台里,节目上的她认真但不失风趣,每当嘉宾开始表现得紧张时,她便会用那清脆的笑声来缓和气氛。

她是国营电台REDFm诗巫支部的中文电台主持人,入行已有12年,功底深厚。REDfm为砂拉越双语电台,聘有好几名中文主播,在私营电台入驻东马之前,REDfm是当地居民的主要精神食粮。

2007年,刚结束国民服务的丽晶便被朋友推荐到诗巫电台应徵主播工作。当时她才中五毕业,对未来毫无头绪。不过,由于不想唸中六,加上与家人之间有矛盾,因此她最终没有继续升学。

“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不见得特别出色,没参加过什幺比赛。就只是一个比较健谈的女孩,唯有入行以后,才开始受到听众的注目,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声音其实也不赖。”

初入行时勤读报训练发音

她说,在那个年代,可以成为一名电台主持人,让身边的人称羡不已。许多人都认为,在电台当播报员或主持人者只要擅长说话就好,并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艰辛。

“我们要做的功课很多。刚入行的时候,每天得勤读报纸,并训练发音。除了主持,还得做剪辑的工作。在当新手的时候,为了防止直播时出差错,主任多会要求我以录音的方式做节目,待上手了才开始做Live(现场)。”

她认为,电台工作最具挑战性的地方,莫过于必须面对看不见的听众,且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我们得以分享的方式去说话,好像在跟身边的人说话,不能以唸稿的方式去主持,不然就会出现很强的违和感。”

她披露,基于职业的关係,一般在电台当主持人者下班后常会自言自语,自问自答。

“在主持节目时,我们除了得抛出问题,还得自己回答来打圆场。久而久之,当我们看着功能表选项作答时,也常常会开口自问自答,让身旁的朋友都觉得很奇怪。”

电台渐成夕阳行业

电台曾是属于主流媒体的一环,但随着电子媒体的兴起,电台如今也成了夕阳行业。在巅峰时期,诗巫电台共有6名华语主播,但如今只剩两人。

刘丽晶披露,过去,他们每週主持的时间共计21小时,如今却缩短到只剩两个小时。

“比起私营电台,国营电台转型的速度算是比较慢。但这也没办法,大伙儿就是打一份工,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吧。”

除了当电台主持,每当有大型活动时,丽晶身为主播也得外出做连线报导。过去偶尔会有新春活动,但后来慢慢减少了。

她披露,她过去多和听众通过电话或讯息留言的方式互动,如今,因为诗巫电台中文部以纯录音的方式播出节目,以致电台主持人和听众几乎是零互动。

“我们以前还曾办四台联播,就是分布在砂拉越各地的主播一起主持一个现场直播的节目,非常有意思。”

感冒期间急找代班

刘丽晶坦言,最让她感到兴致勃勃的节目就是专访来自各个领域的嘉宾。

“我不但可从他们身上学到新东西,同时也可与听众分享这些新知识,这会让我感到特别满足。”

她比较不喜欢连线报导的节目,因为这些节目的内容毫无新意。

“我在电台工作所面对的挑战不多,但最怕就是遇到感冒,因为业界的规定是主持人不可对着麦克风咳嗽,这显得非常不专业。所以,只要是遇到感冒,我们就会尽可能请人代班,否则就得在主持节目时忍着不咳嗽。”

她说,她并未特别保护自己的嗓子,且平日也有抽烟喝酒。

“就是要多喝水。在喝酒的场合就避免嘶喊,其余的,我觉得对声音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不爱电台主播光环

刘丽晶说,身边的亲朋戚友在向别人介绍她时,总是为她冠上电台主播的称号,但她没特别喜欢这个光环。

“我私底下的生活是非常低调的,所以并没有特别喜欢大伙儿这样介绍我。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电台主持人,平日毫不起眼,只是儘量把工作做好而已。最好笑的是,朋友常在遇到不会发音的中文字时,就问我怎幺发音。虽然说我是主播,但我也不见得什幺都会,很多时候,我也是正在学习当中。还有,有些人还会在听到一首歌时问我那是什幺歌曲,或演唱者是谁,把我当成他们的百科全书似的。”

但她也坦言,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她打从入行开始,事业就一帆风顺。

“我去应徵那天,其实已经过了截止日期,但我最终还是被录取了。很多人都说,华人要进入政府机构工作并不容易,由此看来,我比很多人幸运,所以我在这方面没有怨言。”

选读广播或心理谘询

在一个领域工作十多年后,难免会产生感情,虽然如此,刘丽晶却对她待在电台这个舒适圈长达12年一事感到耿耿于怀。

“我中学毕业以后直接进入职场,至今没有大学文凭,所以始终觉得很不踏实。虽然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若我有一天想转行,还是得準备一份文凭吧,那是去面试时所需要的最基本档案。”

现年30岁的丽晶说,过去十多年来,虽然她每年都会出国旅行,但却从来没有在外生活过。

“我想体验游学或是旅居外国的感觉。去外面看世界几年,然后再回来决定下一步怎幺做。”

她说,出走的念头早在一年前萌芽,只是到了她这个年纪,并不能够太冲动太草率。随着年纪的增长,她越是觉得很多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了。

“可能就读个媒体广播系,或是心理谘询之类的科系吧。我现在还在收集资料,并思考着自己未来要读的科系。”

自立自强伴侣难找

刘丽晶自认野心不大,不爱追求名利。

“如果可以给我选择,我宁可做个没有身份的DJ,生活既简单又美好。只要有人喜欢我的声音,我就可以简单的做节目。”

她说目前单身,所以也想趁自己尚未有太多束缚的时候去冒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自认为是自立自强的人,凡事都自己作决定。她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不高,基本上只要能自供自足就可以。

然而,近年来她却觉得越来越难找到适合自己的伴侣。

“大家都说,诗巫男子多是大男人主义者,他们害怕有想法的女性。我并不算是强势的女人,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哪方面令人感到害怕。”

学成归国后 盼返乡工作

刘丽晶说,即便决定出国留学,但两三年后,还是会想回到老家继续工作。

“看吧,到时候回来的时候还有没有适合自己的工作。也或许,我在外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朋友对她决定出国升学的决定有些讶异,有者支持,有者反对。但她认为,如果自己再不鼓起勇气改变,或许在未来就很难为自己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