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百姓视野 >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分类:百姓视野 作者:
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劳动基準法修法争议不断,在历经劳团抗争、时代力量党团绝食抗议以及 22 小时的冗长发言之后,1 月 10 日正式通过劳动基準法部分条文修正案。行政院强调将以「四不变」来保障劳工权益,以「四弹性」提供资方弹性。但这样的修法会为劳动环境的带来什幺样的影响?不变是不是真的不变?弹性到底又有多弹呢?

这次的修法引起了许多不满的声浪,主导的行政院院长赖清德顿时成为箭靶,他的「做功德」一说更让网路乡民将他戏称为「功德院院长」。12 月 23 日,劳工团体发起了反对劳基法修恶大游行,预估人数将近 1 万人。时代力量党团为了抗议修法,从 1 月 5 日开始在凯达格兰大道绝食 58 小时,直到被警方驱离。劳工团体也在 1 月 8 日发起夜宿立法院的活动,意图阻止劳基法修正案。最后在立法院不断电表决之下,三读通过劳动基準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劳工团体 1 月 8 日夜宿立法院表达抗议。

哪里有不变?超级有弹性!

行政院保证的「四不变」分别是,正常每週工时 40 小时原则不变、週休二日原则不变、平均每月加班工时 46 小时原则不变以及加班费率不变。除了最后一点之外,可以发现关键在于前面 3 点都是「原则」不变。俗话说的好,有原则必有例外,强调「原则」不变也就意味着「例外」改变,即使原本没有例外现在也要有了。「例外」的合法化再加上薄弱的把关机制,让「例外」能轻易地变成常态,「原则」不变更成为一场笑话。政府开了「例外」的后门给了资方,还特地强调「原则」不变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四不变」仅仅是原则不变,功能让人存疑。

劳基法的修法关键自然不在于「四不变」而是在「四弹性」,「四弹性」可以看出政府开了什幺样的后门给资方,让他们可以以例外的方式让原先不合法的状况合法化。首先是加班弹性,每个月加班工时 46 小时但能以 3 个月为一期挪移加班时数,最多单月上限 54 小时。

加班工时 46 小时的上限是为了避免劳工过劳而损害健康,这样的加班弹性等于让劳工的健康状况置于风险之中。身体有其极限,超过身体极限的负荷将造成难以复原的损害,这样的加班弹性只会让更多的劳工承受超出极限的健康负荷。从资方的观点来看,增加 8 小时的加班弹性时数毫无事实根据,缺乏数据佐证为何需要额外 8 小时的弹性加班时数。而且在人力不足的状况之下,资方应该做的是增聘人力或提升生产效率,而非增加加班时数。更何况早有科学研究显示,加班只会带来低落的工作效率。

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劳动基準法修正案的主要变革。

第二个是排班弹性,经主管机关和工会或劳资会议同意的公司可以弹性调整每週排休。第三项弹性则是轮班间隔弹性,经过工会或劳资会议同意,轮班间隔时间可以从原则上的 11 个小时调整到 8 小时。这两项弹性都和排班有关,排班弹性也就是俗称的鬆绑 7 休 1,让连续上 12 天班的班表合法化;轮班间隔弹性将缩短排班和排班中间的休息时间。

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和台铁都曾经爆发因为不合理的班表而导致员工过劳死的案件,劳动部长林美珠甚至表示台铁班表合法但不合理。台湾职业安全健康连线和台北市医师职业工会公布的劳基法修法劳工健康风险评估报告就指出,轮班间隔缩短导致睡眠不足 6 小时,会让罹患冠心病及急性心肌梗塞的风险较睡眠充足者提升 3 倍之多。报告也显示,在连续工作 6 天以上将提升颈动脉恶化、肥胖和血脂异常等风险,罹患颈肩背的肌肉骨骼疾患的机会也会上升 1.4 到 1.9 倍。从这个修法可以发现,虽然在台湾杀人并不合法,但用这种不合理的班表让人得心脏病甚至杀人都是合法的,创造了现行法律下除了死刑之外的第二种合法杀人手段,堪称是一大创举。

最后一项弹性是特休运用弹性,如果特休假未休完可以延后递延至次年度休假。相较于前面 3 项的恶名昭彰,这项弹性影响较小,但也容易让劳工在 1 年内的休息时间不足。除了「四弹性」之外,这次修法也将原本休息日加班费从原有的未满 4 小时以 4 小时计、未满 8 小时以 8 小时计和未满 12 小时以 12 小时计,修改为依实际工作时间计算。这项修法的荒谬之处在于,原本法律的用意是为了提高休息日加班的成本,来降低僱主要求休息日加班的诱因,修法后完全消除了这项障碍,让资方能以更低的成本要求劳方加班。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劳动基準法修正案的「四不变」和「四弹性」。

把关机制门户洞开

既然这些弹性这幺弹,比职棒的「弹力球」还弹,弹性到杀人都可以合法,必然要有一些把关机制,因此政府就以工会、劳资会议和主管机关做为帮劳工把关的最后 3 道防线。这些防线有多幺的坚不可摧呢?全台湾 140 万家公司当中只有 7 万多家企业有开过劳资会议,涵盖率是 4.96%,台湾工会的涵盖率也仅有约 6%。意思就是有高达 95% 的公司没有第一道防线,有 94% 的公司没有第二道防线,大概就像是号称万里长城但只有两块砖头的程度。

没关係,劳工朋友还有最后一道防线,也就是主管机关。前提是你会相信一个会把劳动基準法修得这幺有弹性的政府会把关,相信一个遇到近年来劳工运动最大游行而无动于衷的政府会把关,相信一个执政党立委会把民意当成录音带的政府会把关,如果真的能相信的话。没错,这就是最后的 3 道防线,没有其他防线了,潮水还没退就看得出劳工的权益在裸泳。

修法加重过劳,代价全民买单

这次的修法的确带给资方极大的弹性,但给资方弹性就代表剥夺劳方的弹性,两者本来就是完全冲突的,不存在什幺保护劳工又给资方弹性的空间。劳动基準法做为保障劳动条件的基本法律,第 1 章第 1 条就明明白白写着「规定劳动条件最低标準,保障劳工权益,加强劳雇关係,促进社会与经济发展」。但这次修法的「四不变」完全没有提供劳工更多的保障,只是用修辞来掩盖例外状况的合法化,毫无功能可言。修法的「四弹性」更是不顾劳工的健康和生活,大开加班之门,把关的配套措施更是宛如花瓶。这些弹性的目的全部直指同一个目标,就是利用增加和操弄现有员工的工时,让企业可以聘僱更少的人力,但这真的是台湾现阶段所需要的吗?这是一个工时排名全球第 6 的国家,一个口口声声喊着要产业转型,成为亚洲硅谷的国家所需要的吗?劳基法修正案通过,看懂为什幺被称为「过劳恶法」

劳基法的修法让更多过劳的劳工只能做功德。

过劳已经成为台湾最严重的问题之一,需要为此付出代价的是整个社会。过劳的服务业和医护人员将升高各行各业的风险,2017 年 2 月蝶恋花游览车因为司机过劳而导致翻覆造成 33 人死亡的悲剧还历历在目,未来这样的风险只会继续扩大并垄罩在每个人的头顶。过劳也让劳工无法在生活中取得平衡,让这些人在家长、公民和消费者等不同的角色缺席,进而让家庭教育功能不彰、公共参与程度低落和消费不振等。因此加重过劳的修法等于让整个社会去吸收企业所降低的成本,让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承受过劳的苦果,而资本家却能坐享其成。对了,赖清德可能会跟你说,就当作是做功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