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G微生活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分类:G微生活 作者: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新政府上任一周年,经济问题仍然一箩筐。


好不容易解决了东海岸铁路问题,另一边厢的原棕油市况至今毫无改善,生活成本和青年就业机会也依旧如此。

如今,我们还得面对另一个残酷的现实:我国出口竞争力如今已远远落后东盟市场!

虽然市民不清楚这些部长对此有何头绪,但市场上不少专家提出建议来挽救大马出口,希望能重现我国昔日辉煌的出口雄霸地位。

依赖低端技术 无创新研发 大马制造业输越泰

自1980年,大马出口表现非常强劲,特别是制造业,支持了我国经济蓬勃增长,其中制造领域约占当时出口总额的80%。


然而,我国制造业正面临来自低成本生产国的竞争,因为我国仍高度依赖低端技术,几乎没有创新或研发新技术,导致我国制造领域毫无竞争优势。

于此同时,越南和泰国已静悄悄的超越了我国。

在1997年至2000年间,我国制造业出口平均每年增7.8%。当中非资源产品出口平均增长7.7%,归功于电子电器产品(E&E)增10.5%,而资源产品在此期间平均只增2.9%。

如今,我国出口的大部分消费电子产品,正面临来自低成本生产国的竞争。

从2000年开始,我国制造业出口表现不断下降。

2001年至2017年间,制造业出口平均年增幅减少至5.1%,主要原因是全球电子领域衰退。电子电器产品制造领域出口的比重,也从2001年的75.1%,下降至2017年的21%,年平均增幅率仅2.7%,和早前的增幅相差高达7.8个百分点!

此外,中国在出口市场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同时来自东盟出口国的竞争日益激烈,导致我国制造领域在出口市场上面对重重挑战。

罪魁祸首是因为我国的出口领域大都属于低增值范畴,难以转向发展高增值的生产链。

我国仍然依赖低端技术,几乎没有创新或研发新技术,造成我国制造领域毫无竞争优势。

我国非资源产品的出口,在2001至2017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仅4.1%,而资源产品在同期的平均增长率则高达8.8%。

若与1996至2000年的表现相比,两者已出现翻天覆地变化,也显示我们转为依赖原产品领域。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优势指数显示 大马出口优势趋弱

由安东尼达斯率领的大马研究经济学家团队,通过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Revealed Comparative Advantage Index,RCA),检验我国与其他东盟5个较大型经济体的出口竞争力,即印尼、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根据大马研究的数据,我们虽然在过去20年间仍有相对优势,但这优势却是不断走弱,泰国和越南的优势程度已经超越我国,新加坡更是遥遥领先。

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是由美国经济学家巴拉萨提出,可以反映一个国家或区域的某一领域贸易,在区域或全球市场的高低优势。

例如甲国在去年的出口总额达1400亿美元,当中A产品的出口额为110亿美元,比重为7.9%;而甲国的A产品出口额占全球贸易总额的0.35%。按照RCA公式,即7.9%/0.35%,得到甲国的A产品在市场上的比较优势指数为22倍。

同样的年份,若乙国出口总额为2000亿美元,当中A产品的出口额为80亿美元,比重为4%。其优势指数只有11倍。当然,随着比较的种类和范围不同,其指数的数额范围会有所不同。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生产成本 市场便利 货运费用 出口竞争力3问题

上述数据显示,除了新加坡,东盟国家如越南和泰国的迅速增长,导致我国面对重重挑战。

而作为全球大国——中国,经济实力的崛起也引发许多国家担忧,特别是在出口竞争力方面,包括我国。

贸易自由措施可被视为推动生产效率和竞争力的措施之一。自由贸易关系将促进双方更紧密的经济关系,并改善出口门槛。

尽管大马已在多边、区域和双边层面上推动贸易自由化,但仍失去出口优势。

大马研究指这可能是因为我国仍对部分产品实行市场准入壁垒,特别是资源产品。

此外,我国还需降低国内生产成本问题,包括市场便利度、货运和港口费用等,这些都是决定我国出口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如果我国在贸易自由化措施上,只注重降低最终产品(完成品)的关税,这最终还是无法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因此,这些措施(涵盖范围)必须是全面的,应该关注在最终和半制成品领域上。”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优先发展制造业出口

随着全球化发展和科技迅速普及,区域竞争环境正加速发展;新加入的竞争对手数量,让市场变得更开放。

由此,大马需要提高竞争力,以便在同一市场上,与现有和新的竞争对手较劲。

“我们必须迅速同步提升竞争力和比较优势的两方表现,以提高生产力满足全球需求,并获更具永续的发展。否则,我们有可能陷入竞争力和比较优势‘双输’的局面。”

为了力挽狂澜赶超区域,大马需要采用更有效和积极的提升出口策略,优先发展我国制造领域的出口。

“我们的重点应该是在拥有极高出口优势的领域,如油气领域、基本金属产品和电子电器产品。同时,也关注发展以前没有优势、而现在开始有优势的领域,例如饮料与烟草、纸张与纸制品、化学产品、煤、焦炭和煤球,以及其他领域。”

我国也要监督其他东盟国家的表现,例如在石油领域有相对优势的新加坡,以及在电子电器产品有相对优势的菲律宾和越南。

为了确保大马出口竞争力,大马不仅要扩大现有的出口市占率,且要多元化出口产品种类。虽然大马没有先天的优势成为出口大国,但我们绝对能通过多元化成为出口强国。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李兴裕:表现虽良好 经贸仍面对激烈竞争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也在近期提到,我国经贸表现虽在3大榜单表现良好,但没有时间沾沾自喜,因为在全球化加速、科技不断神速改进,以及工业4.0大趋势下,我国仍面对激烈竞争压力。

李兴裕撰文指出,我国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世界竞争力年鉴,以及世界银行经商环境报告里排名有提升,显示政府各项改革的努力已取得正面效应。

大马2018/19年的竞争力与经商成本,在世行经商环境报告的排名大跃进,不过距离令人满意的水平还有一大段。

在世界经济论坛竞争力报告,大马2018年的排名只提升一个位子,以74.4的得分,在140个经济体当中排名第25。在26个入榜亚太经济体当中,我国排名第八。而在东盟经济体当中,我国位居第二。

另一方面,在IMD世界竞争力年鉴,大马去年提升两个位置至第22位。至于主要评估经商条规与成本的世行经商环境报告,大马排名跃升9位,在190个经济体当中排名15。

建立区域中心 成为东盟明珠

大马政府需要认真执行新的国策,提升出口活动上的科技运用,扩大国内工业基础建设,以便真正推高我国出口表现。

我国与中国关系在首相敦马哈迪上台后,跃升至另一高点。虽然中国的出口让我国出口领域面对压力,但大马也可以通过解决结构问题,如提升现有科技和生产力,从中国经济崛起中受惠。

同时,政府需要积极推动我国成为全球跨国公司的区域服务中心,重点发展高质量的投资项目上,例如推动建立:

●企业区域总部

从事品牌管理和营销、资金和基金管理、联营和并购活动,以及管理和业务活动。

●区域供应链总部

进行策略采购、供应商开发、供应链管理和物流,以及进出口。

●卓越中心

从事机器人和自动化、工程、产品开发,企业培训中心和项目管理等领域。

●全球商业服务中心

从事相关涉及采购和供应链、大数据分析、财务、人力资源、信息技术和管理活动。

●医疗旅游和教育领域

我们能否成为高收入国,取决于我们重整经济的措施,以提高竞争力和永续发展能力。因此,我国需重视发展更高水平的专业领域。不仅在商品领域,而且要大力发展服务领域。

【独家】渐失优势 落后东盟 专家献策 重振大马出口雄风

提升通讯设备加强研发与信任

李兴裕特别提到,我国在上述各指标的资讯与通讯科技排名偏低,暴露出在通讯科技基础方面的弱点。

“在现今社会,过去被视为简单讯息传达工具的资讯通讯科技,已扩大至更为错综复杂的新科技范畴。

李兴裕也认为,各机构的信任与信心是发展的关键,因此,需要创造政府与各机构之间互信与互相参与的共识。

新加坡和韩国成功在人民与投资者之间建立起信任,而这是一个经济体发展的基石。

他说,条例是出口领域的重大推动力,而研发和革新有很强的互动关系。因此,公私领域须合作,促成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合作模式,提高国家与私人领域的取得、采纳与扩散资讯与通讯科技的知识,以及扩大改革力量。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