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G微生活 >两假相逢必有一真─从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谈虚假的熟人社会

两假相逢必有一真─从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谈虚假的熟人社会

分类:G微生活 作者:

◎徐砚美

「熟人社会」这个名词源自廿世纪中国着名的社会学者费孝通提出,简单来说,就是「小圈子」社会,他认为华人的传统社会里往往有着一张巨大的「关係网」。而我们仰赖所谓「关係」的程度,往往已超越了「关係」的本质,而变成了一种「相互利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就是一部用熟人关係揭露熟人关係底下种种黑暗、弊端、陋习的电影,给予跨越到廿一世纪,在网际网路的笼罩下,发展出另一种「超大却超小的圈子」(网路同温层)的我们,一个深刻的省思。

从《秋菊打官司》到《我不是潘金莲》
《我不是潘金莲》是由冯小刚执导,刘震云编剧,同时也是改编自刘震云2012年所创作的同名小说。故事叙述29岁的农村妇女李雪莲(范冰冰饰)跟丈夫秦玉河假离婚,目的是钻中国计画生育政策的漏洞,在不被罚款的情况下生下第二胎。不料,二人口头说好,可是离了婚,政府发下了离婚证之后,丈夫秦玉河却跟另一个女人好了,此时,假离婚就变成了真离婚,不仅如此,李雪莲还被秦玉河放话是个「潘金莲」(代表私德不好)。

这个在法律上无庸置疑,在道理上骗子骗了骗子,在情感上却又情有可原的罗生门,成为了李雪莲日后一路从小农村的法院,一路告状告上了北京,从省到县,从县到市,层层上告,而官僚制度底下,一个推诿一个,一个塞责一个,等到办下来,就一个一个被拔官。
两假相逢必有一真─从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谈虚假的熟人社会

可是,李雪莲在电影里不断地说:「我要的就是一个『说法』!」她要的不是「拔官」,她要的是「公道」,但这个公道难还,正因为这不是一个「公事」,而是一件「私事」。

1992年,中国另一位导演张艺谋,也拍过一部《秋菊打官司》,当时也是改编自作家陈源斌的作品《万家诉讼》。故事内容也是叙述一个农村妇女秋菊,因丈夫受到村长欺负,踢伤了下体,而一路打官司打到北京,最终,怀了孕的秋菊临盆,产子后血崩,村长百般不情愿下竟也成了秋菊的救命恩人。可是,就在小孩满月酒请客的当天,一家人要请村长来家里吃饭的当下,法院的判决下来,村长有罪,就被警车带走。留下错愕的秋菊一路追到村长家中,看着警车远去的车痕。

1992年至今,24年的时间,电影的拍摄手法因着导演的不同,有着迥异的处理,可是,同样是女性受害,面对整个父系社会,男人一个一个卸责,想要把「息事宁人」当作解决方法,女性反而追根究柢。很多人会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或者会说这样的穷追猛打最后吃亏的是自己,但是,会不会正因这些话,本来就充满了一种熟人社会里特有的「假」,而这些「假」的底下藏着的是一种「怕」,怕甚幺?真相。这个怕让24年之后,华人社会进入到廿一世纪了,可是,内在结构好像没有动过,文明了,有了科技,进步了,有了财富,但是面具底下的面孔还是一样的。

一圆一方,人情与规矩
两假相逢,必有一真,不是有一个会是真的;而是两假相逢,站在第三方的我们,只要细看,必会看到事情的脉络—假如何形成,又如何相遇,结果虽是两假相逢,过程却可以是千真万确。《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让八面玲珑的面具被摘下,长袖善舞的袖子被扯下,华人的底层结构从树叶被解构到树根。

导演冯小刚很大胆地在画面上做出设计,在乡村里所有画面都被框在一个「圆」中。圆,谈的就是人情,一开始李雪莲去找法院的人,就是用那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係」,可是,攀亲带故的结果,却把李雪莲自己送进了看守所住了几天。

李雪莲后来一路告上北京,画面却有了变化,在北京里的都是「方」的,方代表的是规矩(政策),方方面面地看似要解冤,却又连消带打的把李雪莲给冤了;表面上叮嘱下属,不可忽视「小」事,防微杜渐,实际上,根本不是把李雪莲当一个「人」,而是把她当成一个「案子」。他们始终忘记,案子的核心是「人」,不单是「法理情」,而是一个人到底为什幺要「告状」。

画面的方圆之际,从乡村到首都,有的只有一张又一张的「面谱」,面谱里有的是一层又一层锁上的门,却不是门后有一条又一条的道。一个女人的一生都耗在告状上,告一个被人说是假的状上,但,整个民族耗在这些假的事上的状,花在推诿卸责、表面功夫、政令宣导、明着拍桌骂人体恤百姓、暗着摸紧官帽明哲保身,这能集体诉讼吗?
两假相逢必有一真─从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谈虚假的熟人社会

当九分真情遇上一分假意
电影里有一段令人心酸的戏,是李雪莲到北京投靠少时的同乡赵大头(郭涛饰),赵大头暗恋李雪莲已久,便一路呵护照顾李雪莲,甚至到最后,说服李雪莲不去告状了,两人在往北京的路上私奔,谱出了一场恋曲。冯小刚巧妙地运用「圆」的画面,处理了二人的亲热场景,浪漫中带着谐趣,谐趣却又在李雪莲背对镜头孤望着窗外霭霭白雪的定镜中,道出些许苍凉。

然而,下一刻,一通电话却硬生生砸碎了李雪莲的心。她遭遇了秦玉河这样的丈夫,要再恋爱是多幺不容易,可是,却让她无意中听见,赵大头为了自己亲人在单位里的升迁,通报给想要阻止李雪莲告状的政府单位,说:「我们两个已经私奔了,这下她状也告不成了。」来换取亲人升迁的机会。他对李雪莲有九分真情,可是,一分假意就足以让人寒心。而这分假意,就是熟人社会里的「关係利用」。

错的是过往,解的是如今
电影到了最后,画面突然不再是圆是方,展了开来,李雪莲说:「我说这些故事的时候,别人笑,我也渐渐地跟着笑,好像在说一个别人的故事。」令人不胜唏嘘。

《我不是潘金莲》的故事,若放在我们的信仰中,带给我们甚幺样的省思?这些官僚的「怕」与「虚假」,不正对应了耶稣时代的「法利赛人」与「文士」?当然不是说电影中的李雪莲是耶稣,而是它所反映的一个时代,一个文化,是否也是让真理、公义被埋没,或者是表面重视律法与形式,核心却是重视自身利益的事情层出不穷,以致耶稣必须大声疾呼:「律法的总纲就是爱。」让人重新思考「律法让人知罪」不是最终的目的,在爱中,人因为没有惧怕,能够诚实面对自己,也诚实面对他人,才是最终的目的。

我不是潘金莲 I Am Not Madame Bovary
上映日期:2017-01-13
级  别:保护级
导  演:冯小刚
演  员:范冰冰、郭涛、董成鹏、张嘉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