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G微生活 >两公会吁政府修法严惩偷燕窝购贼赃应施鞭刑

两公会吁政府修法严惩偷燕窝购贼赃应施鞭刑

分类:G微生活 作者:
两公会吁政府修法严惩偷燕窝购贼赃应施鞭刑 关丹市燕窝商公会与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拉布条抗议盗窃猖獗。

关丹市燕窝商公会与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联诀吁请政府修改偷窃法令,规定偷窃燕窝者与购买燕窝贼赃者都加于重刑兼鞭刑。 

关丹市燕窝商公会会长陈国华说,燕窝偷窃案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窃贼无法无天,近年来甚至导致关丹数百间燕屋关门大吉,无法经营。保守估计,今年内,关丹引燕业者就面对超过百宗燕窝偷窃案。


陈国华今日在记者会上这幺说,出席者包括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主席梁珉源、关丹市燕窝商公会秘书丘福泉及英迪马哥达国会议员拿督赛夫丁特别助理许殷瑜等人。 

关丹市燕窝商公会与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名誉顾问拿督李广兴遭燕窝偷窃惯犯持械 致伤事件,敲起了全国燕农的警钟,也揭发日益严重的偷窃燕窝问题。 

燕窝偷窃案日益严重

陈国华认为,全国燕商必须团结一致,以拿督李广兴被刺伤的个案为主,同时提供各地发生的不同个案为辅,同声同气委求今届政府修改偷窃法令。” 

他说,只有严刑峻法,才能阻吓和遏制盗窃与购买贼赃者,同时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和机构关注燕窝行业的发展并给予协助。 


他表示,因当局执法不严,燕屋被盗窃可谓无日无之,燕农为了保护自己的物业,生命常受到严重的威胁。

他说,燕窝业在马来西亚虽说已有20至30年的历史,也为国家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外汇,但一路以来都是在燕农本身努力彳亍而行,面对着各式各样的困境和阻力。

“燕农面对的最大困难就是盗窃问题。每当警铃响起,燕农到事发地点查看时,通常都会遇上持械的盗贼。前几天发生的李广兴被一燕窝偷窃惯犯持械所伤事件更是敲起了全国燕农的警钟。”

李广兴被惯犯所伤

“这名惯犯因破门偷窃燕窝被燕农捉获交给警方不下20次,但每次被燕农捉获交给警方后都在没有相对应的刑罚下轻易的被警方释放。

“众所周知,燕屋屋主基本上都会下重本安装防盗装置,每次入贼都是被锯断锁头,风焊割破钢门,挖破屋顶,敲破天花板,破坏自动门,音响系统,闭路电视,防盗系统等被偷或被破坏等不胜枚举,遭破坏的燕屋修理起来,需超过数千令吉。

“而燕贼进入燕屋后为了不让受惊吓的燕子飞出屋外,让外面经过的人察觉盗窃活动,会不择手段,常用渔网网住天井入燕口,不让燕子飞出而把屋内所有能飞的燕子困死在内。”

两公会吁政府修法严惩偷燕窝购贼赃应施鞭刑 盗贼破墙壁而进屋内偷取燕窝。

应加屠杀动物罪

“採燕窝时亦不分大小,有鸟蛋和雏鸟的窝亦一扫而空,把雏鸟丢在地上,任其死活。我们公会认为,被捕的燕贼在有现场证据,除了盗窃罪外,更应该加上屠杀野生动物罪。”

他表示,有些燕屋更是一个月数度被光顾,让燕农们防不胜防,不胜其烦。很多燕农因此而把燕屋放弃,只在关丹县议会管辖区域内,因此而放弃的燕屋,少说也有数百间。

“马兰就有一个燕农被窃贼打破头颅后拖进厕所里,被亲友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命虽然是捡回来了,但经过修补的头颅却让他失去了原有生活的能力。”

李广兴促政府关注燕窝窃案猖獗

两公会吁政府修法严惩偷燕窝购贼赃应施鞭刑 关丹市燕窝商公会名誉顾问拿督李广兴被燕窝贼持械所伤事件。

关丹市燕窝商公会名誉顾问拿督李广兴表示,燕窝业者目前燕窝业者面对盗贼的威胁,已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政府必须要关注。

他今日是来到现场声援关丹市燕窝商公会与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抗议燕屋入贼、燕窝被盗、雏鸟遭杀、燕屋被毁及燕贼逍遥。

他希望新政府要维护天然的资源,保护燕窝业者的安危,采取严厉的法律对付盗窃燕窝的窃贼,让业者能够安然发展燕窝业,为国家带来庞大的外汇。

梁珉源:惯贼犯案有人撑腰

彭亨州燕窝经营商公会主席梁珉源呼吁关丹国州议员关注,关丹燕商所面对的困境,并促请政府加重刑事法律,取阻吓作用。

他指出,去年毛燕每公斤价格是千多令吉,今年升至3000多令吉,今年的偷窃案也超过百宗,比去年多一倍,令业者感到心寒。

“有人购买就有人盗窃,这些盗取燕窝的盗贼是惯贼,而且背后有集团支持,因此才会引起盗窃案如此猖獗,可说是目无法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