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G微生活 >堀北真希变成山本真希,婚后跟夫姓好不好?

堀北真希变成山本真希,婚后跟夫姓好不好?

分类:G微生活 作者:

福山雅治结婚固然伤尽万千(十至二十年前的)少女心,包括我。我相信这绝对是报应,因为之前堀北真希结婚时我还耻笑外子:「一个明星结婚就这幺消沉了!哈哈。」

堀北真希的确是闪婚,似乎连结婚仪式都没有举行,简单的跟山本耕史填了婚姻届(こんいんとどけ)入籍就成婚了。面对我的耻笑,外子无力还击:「一个美女入籍,自此就跟大叔姓了!我的堀北真希没了!你不跟我姓我不介意,但我介意堀北真希变成山本真希了!」

日本人结婚,多以「入籍」(にゅう せき)这动词代表。以堀北真希的公开信为例:「私事ではありますが、私、堀北真希は山本耕史さんと本日8月22日に入籍致しました。」(中译:虽然是私事(不过还是想公布),我,堀北真希,与山本耕史先生在今天8月22日入籍了。)

日本人结婚,根据日本民法第750条:「夫妇は、婚姻の际に定めるところに従い、夫又は妻の氏を称する。」(中译:夫妇在结婚落定时起,要以夫或妻的姓氏作称谓。)大部分情况都是新娘嫁入新郎家然后改作夫姓的,不过也有新郎婚后跟新娘姓。日剧也时有类似的剧情,大老闆只是生了女儿,又希望生意后继有人,女儿的男朋友便入籍于女方家,方便将来继承生意。不就是入赘吗?对,就是入赘。

在日本生活过、工作过的人应该有这个经验:这个服务员上个月明明还是木村,为什幺今天她变了前田呢?是的,她结婚入籍改了姓。改姓也有其方便的,例如我在儿子小学里,妈妈自我介绍说她姓松本,那她丈夫、孩子也就是姓松本了,一家人共享一个姓。大部分嫁日本人的新娘都会跟夫姓入籍、再入日本籍,可是我应该算是比较少见的,我没有跟夫姓。

上面明明说好结婚就必须改成同一姓氏,那没有改姓岂不是不能结婚?或者只是没有办法律手续的事实婚?或许我是外国人,我和先生先在香港注册结婚;所以当我先生向市役所汇报自己的婚姻状况时,不是填婚姻届,而是另一张宣布改变结婚状态的表格。所以我的名字有纪录在我先生的户籍下面,可是我还没有改姓。

不改姓,当然有很多考虑,而越来越多日本妇女在职场上都选择用旧姓而不改姓。第一个考虑是学历,我在香港、英国、日本的毕业证书,全都是记录我的本名。在香港比较简单,改名后到律师楼拿一张改名契就可以了;可是我的学历是横跨三地,是不是每个地方都申请一张改名契呢?其次是职业。我本业是教师,学生一直以我的姓称呼我,改姓会很兀突,「为什幺一个日本姓的Miss教中国语文呢?」那简直会动摇学生家长的信心。

其他日本女性也有类似的考虑:工作上了轨道,生意上有很多对外的合作关係,如果改了姓,客人指明要妳做的工作就可能掉失了。又例如日本女人离婚后再婚,也倾向选择不再改姓。不断改姓某程度就是告诉大家自己不断换老公,对你的印象已大打折扣,觉得这样的女人不检点。(很可惜日本还是有这样封建想法的国家)又或许因为自己拥有抚养权的孩子一直和自己一样姓,如果自己再婚改姓便会变成和孩子不一样,老师或其他同学见到母子不同姓,又会有很多联想和八卦。

不改夫姓有没有什幺不便?当然有。例如子女看医生,叫孩子的姓时(因为都不呼唤名字,只唤姓),或许一时间不习惯不会反应;又或许有外子的挂号信或孩子的包裹到来需要盖印,如果盖的印又不是同姓,邮差有权拒绝把邮件给你。还有在填写政府文件和立遗嘱时,必须很小心,不要填错入籍后姓氏和旧姓,否则也不受理甚至无效。

可是日本法律明明规定婚后其中一方必须改姓,那双方都坚持不改姓的怎办?就只好选择事实婚。但因为法律规定而要作出选择甚至牺牲、接受改名后的麻烦不是很不合理吗?所以日本有五人组成诉讼团,就追求「夫妇别姓」一事向政府兴讼。诉讼团提出民法750条「夫妇必须同姓」及民法733条「女性的再婚禁止期限」(原来日本女性离婚后半年不可再婚,原意是怕不清楚生父是谁而引起其他争拗、诉讼)严重侵害女性权利,有违日本宪法13条「个人的自由与尊严、追求幸福的权利」。

第一审和第二审都是败诉,理由是:「虽然公众意识越来越强,也不能说这是对夫妻别姓需得宪法保障的理据」。其时诉讼团已打定输数,可是又真的不服,所以决定放手一搏上诉到大法廷(だいほうてい)。大法庭,亦即是日本的最高裁判所(さいこうさいばんしょ、Supreme Court of Japan)的合议法庭,合议的15人全都是裁判官。大法庭接受上诉,将会在11月4日进行口头辩论。

是的,我没有改夫姓,我的名字就是我的身份,也是我父母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所以,不敢毁伤。在我看来没有改夫姓为我带来的不是「不便」,而是「选择」。婚后要入籍日本的话必先入丈夫户籍和改一个日本姓,没有日本姓氏是不能入籍的。我的朋友和日本人婚后都立即改姓、顺道办入籍日本的手续,而我没有。不入籍也不限制我在日本居留,因为我有配偶签证。有朋友会说我傻,我会重複我的考虑,再加上一个重点:「我是嫁给一个人,不是他的国籍啊。」

到一天我感觉自己能在日本安身立命了,又或许自己的选票在香港已经没用了,大概退休不再需要亮学历的时候,我会入籍的。最后,我想跟我老公说:「是的,人家一个大叔都能令堀北真希心甘命抵死心塌地入籍;你也是一个大叔,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反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