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X漾生活 >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夹带闯关,开启大加班时代

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夹带闯关,开启大加班时代

分类:X漾生活 作者:
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夹带闯关,开启大加班时代

1 月 10 日劳动基準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在执政党的多数优势下,不顾各方汹涌的反对声浪强力通过了。但这次的修法除了原先恶名昭彰的「四弹性」之外,还偷渡了一项新的修法内容,引发另一波巨大的怒潮,焦点事件记者孙穷理更将其喻为「魔王级条款」。

1 月 8 日党团协商时,国民党立委蒋万安提出了加班补休的条文,让劳工加班之后可以选择领取加班费或是补休,补休的时数也以加班费的费率计算。也就是说,加班前 2 个小时可以换 1.33 倍的加班费或补休时间,2 个小时之后可以换 1.66 倍的加班费或补休时间。但这个版本并未通过而是被民进党立委参考之后,提出了民进党版本的劳基法第 32 条之 1。民进党的这个版本才是传说中的大魔王,而且就夹带在劳基法修正案中表决通过。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夹带闯关,开启大加班时代

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三大修法重点。

三大修法重点,加班恶梦降临

这次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引发喧然大波的原因,在于三大修法重点。首先,民进党版本的第 32 条之 1 将补休时数按加班费费率计算,修改为以工作时数计算。也就是加班时数比补休时数从原先的 1:1.33 和 1:1.66,改为只剩下 1:1。原先的版本让劳工加班之后可以获得更多的补休时数,但民进党版本让资方要求劳方加班的成本降低。以资方角度来看,同样是加班所付出的成本,一边是同时数的补休,另一边则是 1.33 倍和 1.66 倍的加班费,要怎幺选择看起来很明显。如此一来,这也让「四不变」当中唯一不属于「原则」不变的加班费率不变破功了,因为第 32 条之 1 让资方可以选择用补休来迴避加班费率。

让加班费可以被换成比例较低的补休也就算了,第二项修法重点更对劳工不利。第 32 条之 1 规定这些补休的时数,期限将由劳雇双方协商。由劳雇双方协商并没有规定协商的範围,意思就是可以是三五年,或是三五十年,又或是三五百年,甚至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地球末日、宇宙毁灭,都可以,反正只要协商好就可以。现在这个年头借钱要利息,没想到借工作时间就不用利息了,而且还是协商期限内零利率,简直是资方一大福音,根本要感恩政府!讚叹政府!

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最后一项修法重点在于将原先版本中加班换补休时数,修改为加班或是「休息日工作」换补休时数。这项修法将让一例一休沦为装饰品,因为资方完全可以在旺季把休息日全部拿来加班,淡季或是遥远的协商期限中才让劳工补休,堪称是变形工时的进化版。如此一来,资方能够轻鬆调整工时,要求劳工休息日加班也无负担,只要在不知是何年何月的时候再给补休就好了,还不用给较高的加班费率。只能再请惯老闆们再喊一次,感恩政府!讚叹政府!

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夹带闯关,开启大加班时代

劳动部在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中全面撤守,让劳工自行和资方协商。

加班费用何处寻?立法院里阴森森

英明神武的中华民国政府才不会让劳工得到这种待遇,劳动部更是针对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的修法做出说明。劳动部表示劳工加班,雇主有义务给付加班费,补休之选择权在劳工。此外,劳雇双方可以约定补休期限,但不得无限递延,若未完成补休应发给加班费。劳动部的说法和把「四弹性」的把关机制交给工会和劳资会议是一样的,意思就是劳工有办法自己决定要不要补休,劳工可以和资方去协商出期限。那如果劳资权力不平衡呢?那如果劳工被资方刁难呢?那如果资方威胁要开除劳工呢?那如果资方恶意调整劳工的排班呢?这些问题劳动部长在 11 月就回答过了,「希望企业老闆能自主遵守规定」,语毕,哄堂大笑。

整个劳基法第 32 条之 1 修法最让人感到荒谬的关键,在于这和决定要启动修法的原因完全背道而驰。2017 年 12 月 5 日行政院院长赖清德表示,有很多劳工需要更大的加班弹性,让他们可以增加收入和养家活口。但加入了劳基法第 32 条之 1,却让资方可以将加班费转换成补休,而且只需在遥遥无期的协商期限内支付。所以,那个,说好的加班费呢?说好的要让他们增加收入和养家活口呢?或许当初这些话都只是说词罢了,就如同 2016 年蔡英文要选总统的时候,也夸夸其谈说要降低总工时不是吗?对了,她也说过「劳工永远是民进党心里最软的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