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X漾生活 >小小的种子,撑起全球饮食经济,他们为什幺成功?

小小的种子,撑起全球饮食经济,他们为什幺成功?

分类:X漾生活 作者:

小小的种子,撑起全球饮食经济,他们为什幺成功?

我们住在一个充满种子的世界里,每天的生活都绕着种子打转,从早晨的咖啡和贝果,到我们衣服里的棉花,到睡前喝的那杯可可。种子提供了我们食物和燃料、麻醉品和毒物、油、染料、纤维和香料。如果没有种子,就没有麵包、米饭、豆类、玉米或坚果。它们确实是生命的支柱、全球饮食、经济和生活方式的基础。

此外,它们也是荒野植物的主角。目前在地球上的植物中,种子植物就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它们普遍的程度使我们很难想像其他种类的植物曾经一度称霸地球,而且期间长达一亿年以上。如果我们把时间倒转回去,就会发现当时的植物是以孢子植物为主,各地的广阔森林中尽是有如树木一般的石松、木贼和蕨类植物(如今它们都已经成了煤炭)。因此,种子植物可说「出身寒微」,后来却逐渐取得了优势。最先是针叶树、苏铁和银杏,接着是各式各样的开花植物;到了现在,孢子植物和水藻反而成了配角。

种子植物这般戏剧性的胜利,不免让我们想问:它们为什幺这幺成功?是什幺样的特徵和习性,使它们得以如此彻底改变地球的面貌?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解答这几个问题,并揭露种子植物之所以能在大自然中繁茂生长、而且对人类如此重要的原因。

种子的滋养力。种子提供植物幼苗所吃的第一顿饭,其中包含了能让它们长出根、芽和叶子的所有必需营养素。人们把在三明治里放上芽菜视为理所当然,但事实上这在植物的历史上是关键性的一步。

「把能量浓缩进一个小巧、可携带的包裹里」的动作,开启了许许多多演化的可能,并帮助种子植物得以传布各地。就人类而言,由于他们能够汲取种子内所包含的能量,现代文明才得以诞生。直到现在,人类饮食的内容主要还是在摄取种子食物、窃取原先为植物幼苗所预备的营养。

种子的统合力。在种子到来之前,植物的性生活颇为无趣,不仅过程迅速、隐密,而且通常都是自己在玩,自体複製和无性繁殖的现象非常普遍。就连在进行有性繁殖时,基因的混合也不彻底,而且结果往往难以预料。种子出现后,植物突然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繁殖,它们将花粉传布到卵子上的方式也愈来愈有创意。这是一种影响深刻的创新:把母株上来自两个亲本的基因融合在一起,放进一个可携带的包装里,随时準备发芽。相较于孢子植物只有偶尔会出现不同品种杂交的现象,种子植物的基因却经常混合、再混合,使得它们产生了巨大的演化潜能。孟德尔(Mendel)之所以能够藉着密切研究豌豆种子解开遗传之谜并非偶然;如果他在做这个出名的实验时用的是孢子植物,到现在科学界或许仍然搞不清楚遗传学是怎幺回事。

种子的耐受力。任何一个园丁都知道,种子在贮存了一个冬天之后,第二年的春天仍旧可以栽种。事实上,许多种子都需要经过一段寒冷期、一场大火,或甚至动物的肠道才能启动发芽的程序。有些植物的种子可以在土里待上几十年不坏,等到阳光、水分和养分都适合生长的时候才开始发芽。这种冬眠的习性是种子和几乎所有其他生物不同的地方,使得它们得以出现极高程度的特化与多样化现象。人类对冬眠种子的储存与操控技术不仅奠定了农业的基础,也决定了各个国家的命运。

种子的防护力。几乎所有生物都会为保护下一代而奋斗,但植物防护种子的手段却多得惊人,有时甚且能够致命,其中包括了若干令人惊讶(而且非常有用)的适应策略,例如难以穿透的外壳、尖突的刺,胡椒、肉豆蔻和多香果所含的化合物,甚至还包括砷(砒霜)和番木鳖硷(strychnine)。在探索这个主题时,我们会发现大自然主要的演化力量为何,以及人类如何利用植物的自我防卫手段来达成他们的目的,例如做成香辣的塔巴斯科辣椒酱(Tabasco)、各种药品,以及咖啡和巧克力(这是最受世人喜爱、由种子製成的两种产品)等。

种子的移动力。种子有无数种传布的方法,例如在水上漂流、被风吹送,或藏在果肉当中。这许多演化策略使它们遍布全球各地,发展出极其多样化的品种,且提供了若干人类史上最不可或缺的重要产品,包括棉花、木棉、魔鬼沾和苹果派等。

这本书既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也是一个邀请。它就像种子一样,刚开始时很小──只是我个人的兴趣而已,但在我研究了种子在演化的进程、大自然的历史和人类的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后,这份兴趣便与日俱增。其后,历经我在丛林的田野调查和在实验室中的各种实验,并在我那个对种子着迷的儿子影响之下,我便一头栽进了种子的世界,追索它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