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X漾生活 >所欲而不逾矩,回归最真实的「一」──《一:陈克华诗集》新书发

所欲而不逾矩,回归最真实的「一」──《一:陈克华诗集》新书发

分类:X漾生活 作者:

所欲而不逾矩,回归最真实的「一」──《一:陈克华诗集》新书发

春雨连绵的週末午后,作家陈克华最新诗集《一》新书发表会,就在在飞页书餐厅,伴随着诗的美妙,满溢开来。

活动一开始,陈克华老师便从书的命名作切入。书名看起来极其简单,却有着非常複杂的意义;「一」其实反映了陈克华老师的心理癥结:「我对父母有罪恶感,所以我变成一个什幺都要第一名的好学生。而进白色巨塔之后,父亲也不希望我从事医学以外的事务。就跟很多同志与父亲关係很複杂一样,所以我必须面临与父亲和解,跟我自己和解的状态。」陈克华说。

那幺,这又跟「一」有什幺关係呢?原来这起源一堂课程内容。「2008 年我在学校上过一堂课,老师要每个人拿一张纸,把你走上专业后,你失去了什幺画出来。我就画了一个人被剖成两半,并取名『Oneness.I lost my oneness.』」

与谈人暨南大学外国语文学系教授林为正,对于「Oneness」与「一」,也有独到的看法。

「『一』就算是一道刀痕,你要得到它,就必须先把自身剖成两半,如不这样做,你这个『一』就是浑沌的。这就像是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又回到见山是山。唯有那个时候,才可能是真正的『一』。西方对于『一』最主要的概念就是一神教,神即是一。至于,『Oneness』西方这种解析式的思考方式,有时会把事情好像弄得很清楚,可是又分崩离析,其实不如像中文这样画一笔,我们比较好理解。」林为正解释。

意识到「一」的重要性,也让陈克华有了改变:「好像重拾了我生命中的另一半,这包括我在文学创作中,刻意去规避白色巨塔的部分,以及我成长过程中,无法述说的秘密与伤痛,都把它写出来。」于是,他开始检讨自我,希望让自己的诗更简单、更轻易;并以浓缩葡萄汁与葡萄酒的差异,来比喻自身「一」的过程,甚至开玩笑的说:「我从肉弹脱星变成削髮为尼,未来会不会变成一位花尼姑?有待观察。」

活动在陈克华的朗诵声中达到了最高潮,他强调,「诗的朗诵需要比较安静的方式,所以我今天甚至连音乐都没有,唯一的音乐就是我的声音,画面就是文字跟图像。」(小编连相机快门都不捨得按,就怕声响打断了如此美好、短暂的十分钟)在朗诵〈那只猫不再出现〉的结尾时,陈克华还一度哽咽、眼框泛泪说不出话,真情流露更是让人心情震荡不已!

陈克华老师签名非常用心,还画上莲花与蝴蝶呢!

《一:陈克华诗集》即将于Readmoo电子书上架,敬请期待!